read
 
>首页 -> 专题频道 -> 专题报道
resd02
 
只为那一瞬的感动——专访安徽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张飞虎
[录入者:数字新媒体部 2013-10-31 13:24:42 来源:安徽大学青年传媒中心 作者:谢煜婕 李倩倩 范红姿 【 】 浏览:1536次]


协会简介:安徽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成立于1994年5月17日,是全国志愿者组织安徽大学分支,由志愿从事社会公益活动的大学生组成的公益性社团组织,隶属于安徽大学校团委,并接受安徽省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业务指导。遵守《社团管理条例》。青年志愿者协会所做的志愿活动立足于服务社会而不仅仅局限于奉献爱心。
 
 
    他们是可亲的哥哥姐姐,为病儿讲故事、辅导功课;他们是温暖的孩子,帮老人修剪指甲、陪老人聊天下棋;他们是知识渊博的老师,为偏远的小学带去知识的微光。他们是安徽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们。你或许只在运动会上看到过他们默然无言的背影,以为他们平庸无为,那请让我告诉你他们缄默的身影曾给多少人传递过希望。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2小时:坐149到中绿广场再走2公里,单程2小时的路程志愿者们每星期要往返三次。只为了与同学们一天的相处时光、一声哥哥姐姐、一个期待的眼神,即便自付车费,即便无人知晓,他们一次又一次行走在路上。

2000个保温杯:重阳节,他们给敬老院的老人送去了2000个保温杯。敬老院在逍遥津,是一个拥有步行街与游乐园的繁华地段,而居于这儿的老人们,却连保温杯都没用过,甚至没听过。志愿者们刚开始发放杯子时,老人们纷纷推辞“我有杯子的,不用”,然而听说可以保温,又都赶忙开心地接了过去。“冬天接的水很快就凉了,喝了肚子疼。”

1个人:志愿者们对自闭症儿童进行的是一对一的帮助。与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们相处并不容易,“一开始他们也不愿意跟我们接触,我们说话也要特别小心,怕伤害了他们。”青协的会长说道,“但一旦他信任你了,就不愿意再换别人。”与自闭症患儿相处需要很多技巧,志愿者们不仅要花去大量时间与孩子们相处,过后更要花时间接受培训,“如何与他们相处,让他们信任你,该怎么跟他们说话,这些都要培训。”,自然十分辛苦。但正是孩子们那种“只认定你一个人”的信任让志愿者们留了下来。用会长的话说,“因为感动,他们不愿退出。”
 
    用一颗心,去唤醒另一颗心。这是他们所信奉的,也是他们所坚持的。天冷时的一个热水袋,天热时的一碗冰绿豆汤,回家时的一趟搬运行李,节日时包的一顿饺子,细微之处乃见真情。
    然而这样的坚持,可以无人注目、无人喝彩,却不能无人保护。每月动辄上百的车费、电话费无人报销,他们自己负担,但志愿活动过程中的种种风险,却是他们无法以一己之力承担的。对于这个问题,会长这样说:“我们在校内做活动还没什么大的危险,顶多被刮伤碰伤,但去外面做活动时意外就多了。”、“上次我们还有女生被绿豆汤烫伤了,我们都很紧张。”英雄不能流血又流泪,对于这类志愿活动中潜在的危险,协会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我们专门拨了5000元钱,为长期参加活动的志愿者们购买保险。”、“能得到保险公司的赞助最好,但即使没有,我们一个月内也一定要把这件事做下来。”说这话时,这位身材瘦长的男生,语带坚定。
    但比安全更难以维护的是志愿者的荣誉。志愿者们的很多工作无法计时,代表他们的工作没能得到正式的承认,“他们可能觉得没什么,但作为会长我的心里觉得对不起他们。”而较之更为严重的,则是受帮助者的不理解乃至不尊重。”在火车站帮忙搬运行李时,就有路上当着我们的面说我们做样子。”、“帮他们工作了一整天,最后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让我们走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志愿者们的感受往往只有二字“心寒”。的确,志愿者们不收钱,也并不追求物质回报,但并不代表他们是“免费劳动力”。

他,她,他们             
医院不再是可怕的字眼”

    在省立儿童医院,有这样一群长期住院的孩子,他们是青协“快乐童年公益阅读访”活动的帮助对象,而患有白血病的小欣怡,则是他们中的一员。
“第一次去看小欣怡时,说实话我很害怕。小女孩,头光光的,脸色苍白,给她讲故事也并不爱理我,她父母还质疑我是不是来推销的。但是后来我给她看喜羊羊的动画片,陪她玩橡皮泥,一下午后我们熟悉了,她都舍不得我走。”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往下讲“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上午她刚做完手术,我走以后,晚上她还要接着做手术。”,“只要她那天晚上能笑着进手术室,我想我那天倒了多少趟车走了多少路去看她都是值得的”
    “让孩子觉得医院不再是可怕的字眼”,这正是这一活动的目的所在。“我上次去看她时她转院了,可能是病情恶化,转到南京去了。”他遗憾地说道。他还记得,走时小欣怡总问他:“哥哥你什么时候再来?”

“我是军人”


    这是一群“每天都要重新认识一次彼此”的小伙伴,他们每晚拥抱告别,清晨又开始练习记住彼此的名字;他们无法分辨性别,却能感知善意与温暖;他们被剥夺了正常的智力,却被赋予了超常的善良。他们是春芽阳光家园及特教中心的一群脑瘫患儿。
    他被小伙伴们称为“小飞机”,17岁大男孩。初见志愿者,他便一脸正经地说“我是军人”。被弄糊涂了的志愿者们求教中心里的老师,才明白这位“小飞机”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军人梦。“他说他会唱《军中绿花》,我就叫他上去唱,他马上就去唱了,一点都没有扭捏,而且唱得真的很好。”,“我问他你还会唱什么,结果他又说‘《军中绿花》呀’”
    “小飞机”一直想拥有一套自己的军装,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当时还是一名干事的张飞虎想到了送他一套军训服。“他们就像小孩子一样,一个有什么,其他人也会想要,所以我的目标是给每个人都送一套军训服。”,“当时军训已经结束了,很多人的衣服都捐了,我找农协的会长和自己班级里都协调了之后,才凑齐37套。”,“衣服送去的时候,那男孩儿特别开心,挑了好久,挑出了一套有帽徽的军训服。”讲起这件事时的张飞虎,脸上还能看见当时充满成就感的欢欣。

“哭了”
 

    敬老院中的落泪是沉重的,也是让人汗颜的。
    一位哑巴老爷爷拉着探访的志愿者对着他打手势,旁边的另一位老爷爷则帮他翻译着。“他告诉我们,他们一个月都没有吃过肉了,每天就是白菜豆芽。”比划着比划着,老人落泪了。“国家按一天10元的标准补助老人们的饮食,每月还有200元的零花,但实际老人想要5块钱理发都十分困难。”,“我们给老人包饺子吃的时候,发现有些老人的假牙都戴不上了。”
    另一位落泪的,是一位老奶奶。那次志愿者帮老人洗完脚,正在为她剪脚趾甲。“老人家的脚趾甲很厚,而且很硬,我们买了大把的指甲剪才剪得动,味儿也不好闻。”剪着,老奶奶就落下泪来,她说:“我这脚趾甲,已经一年多都没有人剪过了。”
    这并不是敬老院中的条件有多差,而是老人们需要的并不只是有饭吃,有人整理床铺,有人给洗衣服。“很多细节被忽略了。有些老人想去洗澡但怕摔不敢去,没有人陪。”,“想想我们自己家的爷爷奶奶需要什么,这些老人也都需要什么。”还有些老人长期没有人探望,精神孤寂。而志愿者的出现,恰恰能弥补一些这样的空白区域。

找历史,换新颜


    提起校园内公益性质的社团,同学们往往会想起“春晖学社”,而“安徽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这个诞生于1994年的老社团,却因近年来的种种变动和疏于宣传,直到这一两年才又渐渐恢复起来。在经历了搬校区带来的资料丢失、从校团委直属的学生组织降为社团以及人员问题带来“镂空的几年”等挫折后,这个与我们同龄的老社团近三年逐渐走出阴霾,重振旗鼓。然而过去多年奖项的缺失与活动联系的中断常常让他们限于尴尬的境地,于是“找历史”成为了这一社团独特的任务。“尽量找回以前的资料,更新我们的百度百科”,会长这样说道。
    而更重要的则是社团以后的发展道路。
    首先是协会的内部。今年的青协一改往年“一个前期活动宣传都要转几次”的臃肿的机构设置,形成了由“职能部门”与“活动部门”两大块组成的机构体系。其中最为这位新上任的会长看重的便是“志愿者发展部”。这个部的主要职能是志愿者相关的知识、技能培训。“既有对志愿者精神、意识上的培训,也有对技巧、技能上的培训”,“志愿者更专业,既是外界的要求,也是我们的志愿者自身能力的锻炼”,会长说道。“监事会”也是青协特色的部门,主要由上届的学长学姐担任监事,监督协会的人员、活动。按会长的说法,“有力的监督也是增强社团凝聚力的重要一环。”
    其次是活动上的。“摆台发传单之类的我们现在基本不做了,下一步我们准备去掉一些没有什么效果的活动,专心做好几个精品活动。”活动之后还有宣传。对于宣传,会长也表示过去他们的宣传力度不够,很多好的活动都没有得到报道,而新的一年,他们也将加强与媒体的联系。
    最后则是对于校内乃至于合肥各校间公益性质组织发展的期望。“希望与春晖之间能有合作,互补长短。也希望合肥各高校的青协能联合起来,聚集力量,做一些大型的活动。”但当谈起可行性,会长略带无奈的表示“不容易建立联系,人员流动太快了。”

“一颗志愿者的心”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谈到了他对这一届青协新人的期望。“有一颗志愿者的心”,“能坚持下来”,“做一个合格的志愿者”是他对新人的三点期待。何为“志愿者的心”?依笔者所见,以青协宗旨——“奉献、友爱、互助、进步”作为注解是再好不过的了。
    “一个公益类的社团,应该让志愿者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才是真正的社团文化”,一个有想法的会长,也将带给一个社团更广阔的明天。
 
小编手记:
    在我看来,青协是个有些“理工科”的协会:实干而沉默。初识青协,觉得其在校内甚少踪迹,网上搜之亦资料寥寥,难以描摹其面貌。直至采访,一桩桩一件件事由这位还略带生涩的新任会长口中道来,感动甚而向往,喷薄而出。
    入青媒一年,这篇是我写过的最长的稿子。感动要怎么封装,才能真切鲜活地送达?提笔惶恐,久,乃成此篇。
    写这篇手记时是在火车上,窗外万水千山走过,而青协前方的路,还有更远。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你为自己“加锁”了么 下一篇手写我心,奏响青春的旋律—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