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原创地带
resd02
 
梵高的两幅自画像
[录入者:网络媒体部 2016-05-07 23:09:43 来源: 作者:孙钱香 【 】 浏览:1391次]

    想到梵高,自动浮现在脑海里的,是油画里有着一张马脸,神色阴郁,脸型瘦削,脸色蜡黄缺乏富态;单看双唇,略显单薄,乌紫的可怕,让人一下子想到了乌鸦,不祥颓废。别提那自左耳朵就紧紧缠绕的纱布,哦,他还是一位失去了右耳的画家。好在双眼是炯炯有神的透着光亮,总算给整个面部增添了点生气。矛盾的面部,恰好同他的一身遭遇相对:这个人,生活上贫困潦倒,精神上富足狂热,不被人理解。为什么狂热?自然是相伴他一生的抽象艺术了。
    这是我看到《割耳朵后的自画像》之后的感觉和猜想:画家秉承一贯的抽象派作风,扭曲的面孔,恐怖的眼神和颤抖的手势;仿佛在承受着酷刑,已然成了痛苦的化身。我猜,大概是因为和高更的争吵,激化了病情而难以控制,难受的感觉呼涌而上,盖过了理智,只想找到猛烈的宣泄让自己冷静下来,于是,他举起了镰刀,失去了右耳。而后,用挣扎的线条和飞舞的色块,拿血和着颜料,倾泻在雪白的画布上,这画布,才是包扎在他心上那道伤口的绷带吧?
    自1880年以后,梵高画了很多自画像,但没有哪副像《割耳朵的自画像》和《没胡子的自画像》这么有名,前者因为画家惊世骇俗的自虐行为闻名,而后者,则以画家最后一副自画像和拍卖出历史最高价的自画像而出名。个人认为,后者的艺术价值毋庸置疑,但同时也是我们解读梵高的一副重要画作。毕竟,那是他历经磨难后还能想着美化自己的一副孝顺之作。从中也可窥许;他对于人生,还是有些信仰和热爱的。
    他曾经说过,最能使我激动的,远远胜过我所擅长的其他事物的,是肖像画,现代肖像画,我从色彩去观察它,当然我不是唯一从这一方面去探索它的人......我想,作画对于一百年后的人而言,看来就像幽灵的画像,我并不想以照片般的惟妙惟肖来达到此目的,而是要用充满热情的表达方式,也就是说,运用我们对色彩的知识以及对色彩的现代品味,来表达和强化人物。这就是他一生只照了三张照片,却画了40多张的自画像的原因。
    他离世前一年最后一张自画像《没胡子的自画像》,本来为了让母亲对自己的健康放心,梵高把自己画得比现实中更健康年轻,整洁许多,然而这些都无法掩饰他眼底的绝望和孤独。
    最后,梵高给了母亲一张画着阿尔卧室的画,而把这张挂在了自己的墙上。
隔年,1890年,梵高开枪自杀。眼底的绝望孤独终于溢出了心底,遮住了世界的光亮。

 

 

责任编辑:李晓慧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谈谈学校阿姨和学子们的那点事 下一篇以心传 以新传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