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原创地带
resd02
 
安大,我结婚了
[录入者:网络媒体部 2016-01-15 18:55:03 来源:投稿 作者:李成昊 【 】 浏览:929次]


    五一,倪阳结婚。他早早地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成昊兄,我五一结婚,你过来吧。”我很是惊诧,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
    其实我和倪阳在大学的时候,关系并不那么好。那时候,我还在研读红学,倪阳会因为一些文学意见和我争论,讲话直白而又不留情面。后来在群聊中还起过争执,话语就更不那么好听了,本来就一般的关系也就变得似有似无了,我对自己说:“以后再也不会搭理他。”所以倪阳的来电着实让我意想不到,我猜不透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和考虑会想到邀请我的,而我却清晰地知道自己的想法,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去了。我对天宇说:“帮我把礼金带到,我工作忙,就不去了。”
    四月的下旬,强哥去合肥考试,邀上天宇、文杰、倪阳相聚了一番,言谈间,天宇透露出了我不想去的想法。那晚,倪阳给我打电话:“成昊兄,真心的希望你来,我最怀念的就是大学的那段岁月,很怀念那时候大家在一起的生活,这次就是想把大家都喊过来,重新感受一下大学时候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心里被感动了,也许是因为他真切的话语,也许是因为我和他有着共同的情结。那晚,倪阳、文杰、天宇、强哥,轮流给我打电话,这是我自毕业以来少有过的感动与触动,让我这个独来独往的边缘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关注与重视,多少怀旧的情绪汹涌而来。
    倪阳结婚的当天,伴娘三个,倪阳只邀请了文杰当伴郎。接亲的那天早上佩戴伴郎胸花的时候,董俊问还有一个谁来,我看着周边没有响应,就轻轻地说道:“我来吧。”那天从去接亲,到接亲回来,我始终和倪阳一起在婚车上,一路上聊了很多,我感觉他和以往不一样了。那天的婚礼上,我和伴娘一起引路,把新娘送上了红毯,我看着倪阳用心与深情的婚礼,内心有种流泪的冲动。而那天我也看到了不一样的倪阳,成熟、稳重、宽容、大度,已不是我当初认识的样子,也看到了他想重温大学生活的真挚愿望。
    倪阳婚礼结束不久,收到强哥来电,强哥说他端午节要结婚了,我说一定去。端午节当天我赶到了合肥,当天晚上强哥请同学们吃饭,倪阳喝多了。他走到我面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成昊兄,我真的很感谢你,那天你自愿当我的伴郎,我真的很感动,你待人很真诚。”我微笑着安抚他:“没事的,不要太放在心上,我就是凑个热闹。”那天我想了很久,我想我是潜意识中想做一次伴郎,想做一次这样珍贵的校园爱情的伴郎,想亲眼见证当年的校园爱情开花结果。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年毕业季,倪阳追求晓东的情景,在他们的校园爱情中有着我向往的美好,有着我心灵的寄托。
    第二天跟着强哥到安大人文楼去接亲,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是我曾无数次幻想过的情景。那天随着婚车驶入安大校门,我内心却出奇的平静。接亲免不掉的就是要过伴娘关,强哥要说出十个“老婆”的昵称,我在后面为强哥出馊主意,我说你就喊“darling、honey、当家的”,强哥毫不犹豫地采纳,一直在卖力地表现。我站在强哥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发呆:“时间过得太快了,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毕业那天离校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给强哥发了条伤感的离别短信,互相道声珍重。转眼间,他已为人夫,为人父。”
    接到新娘后,婚车从人文楼出发,绕过图书馆,向东门驶去。经过博北的时候,强哥探出车窗,对着校园大声地喊到:“安大,我结婚了。”那一刻,我内心震动,又沉浸在了无限的往事之中。青春,只此一回,匆匆而过。
    前几日,和文杰通电话,想尽情地抒发一下心中的郁闷,因为我知道文杰与我是一样的。那天和文杰聊至深夜,感时势,怀过往,想未来。文杰对我说:“成昊,感觉上班之后你变了,你应该和过去的自己谈谈,应该找回那个个性张扬、愤慨激昂的你,我不希望二十年后你是以南京小市民的形象出现。”这时我才知道,其实文杰是最能读懂我的。文杰说:“你应该坚持梦想,坚持写作,不要辜负上天给予你的天赋,希望你能继续写出言辞犀利的文章,你想想大学时那些不爽的事,那些你恨的人。”挂了电话,我想了很久,我辗转反侧,可是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我想我已经谁都不恨了。
    2010年的春天,我谈了整整三个月的初恋画上了句号,自那之后我抑郁了整整三年,始终无法打开心结,也很难再喜欢上其他人。如今分手已经五年多了,有时想起,也不过就是云淡风轻,记不清那人的样子,忘记了那时的感觉,恨意再也无法生长。如今我又爱上了现在的爱人,那时的痛消散无影,我想不久的将来我就会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为人夫,为人父。在我痛苦的日子里,我记忆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时间能冲淡一切”,再狂热的痴迷也会有一笑而过的一天,我想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也已经敞开了心扉,挥着手迎接着幸福的来临。在短暂的青春里,最痛苦的才是最珍贵的,也才是最难忘的,痛彻心扉之后也就大彻大悟,也就自然放手了。
    老狼有首伤感的校园歌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摇摇头说这太神秘/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我和倪阳还有文杰,甚至是天宇,大学时是多有冲突的,那时我们吵吵闹闹,毫不客气。我和他们不是上铺的兄弟,哪怕天宇也只是对铺的兄弟,可是如今我们天各一方,各自成长,渐渐地就真切地感受到了老狼的那句“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的沧桑与伤感。青春,岁月,年少,匆匆而逝,不留痕迹。
    大学的时候,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恨世嫉俗的人,曾经凭着满腔怒气和年少气盛写过一篇叫《愤青论》的文章,那时曾有人推崇备至,那时不乏好评。可是,当岁月走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再面对那些昔日的同学、旧友,突然发现,我再也做不了愤青了。
 

责任编辑:李慧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非主流”混沌——致《奇葩说》 下一篇贝感珍惜——姚贝娜周年祭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