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原创地带
resd02
 
文典杯一等奖:头发(张娜)

 

他伸出褐色的布满老年斑的双手,颤颤巍巍地打开一个印着复古花纹的笔记本。花纹模模糊糊,恍若做着隔世的梦。泛黄的微微向上卷起的纸页层层叠叠,松散地压着。纸页上密密麻麻的字暗淡了痕迹,如同停滞的时光河流,浩大却无波澜。他似乎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专心致志地翻找他想要的那一页。突然,枯树般的手面上暗黄的筋脉一跳。他的瞳孔放大,直直盯着那一页,像是沉浸在梦中,像在欣赏一幅惊世名画,像在春风中跳着愉快的华尔兹。醉了,迷了,他的眼睛放出微亮的光,满是皱纹的脸上层层叠着他的深情与迷离。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意,有种说不尽的满足。

 

那书页中央,是一根又细又长的头发。蜿蜒在暗黄的背景上。碎碎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书房,点点落在纸页上。明媚的阳光给头发镀上一道亮边,仿佛黑玉闪着亮泽。一种暗涌的,细亮的兴奋地光。周围的一切都恍若退缩到沉暗的梦中,只有这青丝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加清晰,愈加明朗。深深地刻在他的心里。一点一点浮在他的脑海里,最后像浮雕一样硬朗地再也无法抹去。

 

“都五十年了。。。。。。”他喃喃道,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用手帕轻轻揩拭眼角溢出的泪水。他低下头,一头银发闪闪发光,带有银河般的韵律。五十年后,那头发那样惊心动魄,摄住了他的魂。视线久久停留在上面,舍不得移开。

 

他还是轻轻合上了笔记本,褪去了颜色的复古花纹像在隐隐述说着一段历史。他将笔记本放在行李箱衣服下的最底层。

 

飞机上,他凝望着舱外的天空,脑海中风起云涌。“都五十年了。。。。。。”他默默念叨着,一股复杂的感情涌上胸中,简直逼得他喘不过起来。

 

飞机穿行在云雾中,他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他缓缓闭上眼睛。头脑中那张面孔又不自由地浮上心头。明媚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如百合般轻轻绽放,仿佛带着泌人心脾的香。她转过身,一头浓密的,黑玉般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那是怎样的一头头发,那是怎样的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他自己也说不清。深深的震撼。波涛在内心汹涌。从此,他的视线再也离不开她,离不开她的一头黑发。

 

她轻轻笑了,如夕阳的余晖那般温和。五十年了,这个影子一直在他的梦中萦绕。他摆脱不了,又抓不住。一次次梦醒后,他径直走到书房,翻开那本笔记来,一遍又一遍凝视那根头发。仿佛,她气息还残留着;仿佛,她正和他面对面站在一起;仿佛,她对着他合花一样微笑。

 

“她,还在吗?”他暗暗想着,突然像一个小伙子一样脸红心跳。他呆呆的望着前方,目光空洞。思绪晃悠悠的飘到五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当时,是夏天。月高,风清,隐隐约约飘来桅子花的香气。他鼓足勇气对她说,“我要走了”。目光垂下,不敢看他的明眸。黑暗中,沉默在流动。许久,他听到一丝游离的声音,“祝你一路顺风”。细细的,仿佛从遥远的未来钻进他的耳洞。他感到一股热血窜上胸口,头脑一片轰鸣。最终,他抑制了自己的情绪,沉沉的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不记得也不知道他在哪树下站了多久。

 

他去了美国。一去五十年。如同一根发丝飘落下来,永远地游在异地,再也回不去。他走的时候,带了她的头发。夹在笔记本里。那根头发静静躺了五十年。

 

他想带着这根头发去见她的主人。

 

记忆在割据画面。他和她一同坐在大学校园的石凳上。她在静静地看着书。侧脸俊秀。夕阳打在她的脸上,泛出柔和的光。如同女神一般神圣。黑玉般的头发覆在她的肩上,有种奇异的美。他凝望着她的剪影。青石板上有根头发。又细又长的头发。他轻轻拾起,家在自己的笔记本中。她浑然不知。

 

他伸了伸胳膊,庆幸自己当初留下了这根头发。这是唯一留下她的气息的物品。地球的另一端,是这根头发来维系他的情感与思念。冥冥中,这根头发将与他与她隐隐约约联系在一起。他爱她的头发。她是他见过的头发最美的人。乌黑中流动着光泽,像黑玉,一丝一毫都是被雕琢出来的。

 

因为战乱,以及当时紧张的局势,在家人以及朋友的却说下,他被迫离开故土前往美国留学。在漫长的岁月中,他在异国他乡一点点变老,却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回国。自从当初一别,他们之间失去了联系,像没有根的浮萍飘荡在茫茫大海之上。因为忘不了她,忘不了她的头发,他始终孤身一人。

 

一下飞机,他就迫不及待地四处打听她的消息。几经周折,他找到了她的地址。紧紧握着写着她的地址的纸,他的心在颤抖。“她还在,她还在……”声音仿佛不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早已哽咽。

 

他来到她经常去的一个小公园里。听说,她经常在这里活动。秋日的阳光,有点热有点凉。风一阵阵吹着。树叶投在他脸上的影子忽明忽暗,有点迷离。原本整整齐齐的头发有点凌乱,几丝白发耷拉在额前。眼镜框后的那双眸子深邃而沉静,像在寻找什么。他在公园里搜索这,步子迈得很慢。公园不大,几个孩童在玩耍,那边……他眯起眼……一个俊美的青年人在推着一个轮椅缓缓向他走来。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太太,剪着齐耳的短发,银亮亮地在阳光下泛着光。轮椅离他越来越近,他终于看清那位老太太的面容。虽然皮肤已经衰老,皱纹满布,但沧桑掩不住她年轻时的风韵。宁静中自透露出一种气度。那年轻人仿佛在低头向老太太说点什么,老太太忽然笑了。像百合花一样静静绽放,又带着夜晚星芒闪烁的深沉与平和。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凭风吹乱他的银发。那嘴角里有着他最熟悉的弧度。是她。是她。一晃五十年。青丝变银发,长丝变短发。但她还是她。那样宁静,细碎的光辉在她的发丝上素素洇开。银发,还是那么美,沧桑却不苍老的美。惊心动魄。

 

年轻人推着轮椅从他身旁缓缓走过。时间在一瞬间冻结,被思绪包围。他的耳旁响起一个清亮饱满的声音,“奶奶,你看那花多美!”他转身,瞳孔放大。一根根发轻轻飘落下来,在光洁的透着亮的青石板上。

 

他略显艰难地俯下身,拾起发丝。凝视良久。回神过后,那个年轻人和他的奶奶已远去。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热泪滴在石板上的声音。“啪!”久久回荡在他的心中,仿佛回荡了半个世纪,甚至还要长。

 

他又飞回了美国。他没有再见她。她已经很幸福。

 

三年后,他在自己的公寓中静静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和他交往颇深的一个朋友打开他的遗嘱。“请让我的笔记本伴我长眠!”偌大的一张纸上只有空空落落的一句话。

 

那个朋友找到那本笔记本。复古的花纹模糊,分不清颜色。他同样颤颤巍巍地打开笔记本,发现并无特别之处。但在笔记本中央,他看见在昏黄的背景上躺着两根头发。一根黑发又细又长,闪着乌黑的光泽,如黑玉一般。它蜿蜒在纸面上,像九曲黄河。另一根银发闪闪发亮,有着透明的质感,短而直。它横放在泛黄的纸上,将黑发串起,整个画面是仿佛丘比特之箭串起两颗心。

 

发丝下,压着一行字:我爱你年轻时的黑发和你苍老后的银发。

 

窗外,阳光明媚,精灵一样舞蹈。点点碎碎洒进来,一黑一白的两根头发泛着柔和的光。像浮雕一般,坚硬得再也无法抹去。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 的 安 大 下一篇文典杯一等奖:头发(王聪)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