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原创地带
resd02
 
文典杯一等奖(2):风舞蒹葭
[录入者:唐文君 2010-04-01 18:11:06 来源: 作者:09人力资源管理 詹羽 【 】 浏览:3042次]

风舞蒹葭

蒹葭,其实就是芦苇。

我不知道浩浩荡荡的苇荡在风中簌簌地摇动时怎样的波澜壮阔。那种美,我只从书中领略过,电视上欣赏过。很遗憾,这辈子唯一一次见到芦苇,是在小学时候,那最懵懂无知的年纪。

那天的黄昏,夏日的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拉得缓慢悠长。我们照旧在河中玩,那水中长长的陆地上有许多扎脚的小草,中间还夹杂着美丽的野花。我们一直走着,当走到桥左边时,那绵延的渚地上一片飘摇的植物陌生地闯入我的眼中。那是怎样的一种植物呀?枯干褐黄的一株,细长的杆,顶端却盛开着狭长温柔的一剪白羽,像鸽子轻柔的绒毛,又好像是洒落枝头的飞絮,滚雪球一般不离枝头地滑动着。在风中咕噜噜滑过来,又呼啦啦飞过去,撩拨人的心。我被那植物彻底震撼,不敢相信那干枯的杆上会长出那么美丽的花朵,伴随着风的吹拂,我的心好像也柔软起来,像有一支羽毛轻轻拂过,软软地、柔柔地。我们毫不犹豫,奔过去一人摘了一大捧,像握一束花那样握着。伴随着我们的动作,不时有“噗”地一声杆子断裂的声音传来,有的很坚韧不拔,揪不下来,当我们放手的时候,那一支的头就无力地垂落下来。

记得那天是捧了这样的一束花回家,兴高采烈地,一直没有回头看。而回家后,兴味索然的我很快就将那捧花义无反顾地请进了抽屉,给它们一个暂时的栖息之所。而我很快就将它们忘在了脑后。很多很多年后,当我知晓那被我当花朵一样捧回家的植物就是芦苇,当我读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当我看到《诗经》穿越千年而风采依然时,我已再无缘邂逅芦苇。而那一天我始终没有回头看的那一片风景,一片密麻的芦花,在晚风中瑟瑟地抖动。那半阴半亮翻飞的身形,被泣血的夕阳染得通红,好像在低低地哭泣。离那一小片芦苇越来越远,现在想起,只剩下了一片血似的的晚霞留在地平线,红色笼罩了大地。

那束躺在抽屉里的芦苇,一直没有被我想起。知道很长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星期天,我无意之间拉开了那个抽屉,才看见那一直被我遗忘的芦苇。记得那时候自己很惊讶,因为我没有料到它的生命力会有这么强。——其实知道今天,那束早已消失不见的芦苇还坚强地活在我的记忆里——我兴高采烈地握着那束芦苇跑出去,给周围的小朋友看,在他们羡慕的眼光里我愈加的骄傲。我将手中的芦苇分给他们每人几枝,自己手里还握着一大捧,于是大家都兴高采烈起来。在游戏之中,我无意之中将手用力一挥,这时突然有纷纷扬扬的絮状东西飘落下来,擦着我的脸颊飞过。我疑惑地抬头,却见那一束芦花正在播撒漫天飞絮。那白色绒毛,在风中小蝶儿一样飞舞,又像漫天的雪花,实在是精致美丽。我们都为这一发现而惊喜不已,于是大家纷纷舞动自己手中的芦苇,就有洁白轻盈的雪花不停飘飞。那一个下午,就在我们的欢呼声中,在芦苇绒毛的飘舞中悠悠滑过。而那一束唯一的芦苇,就在我挥手的动作中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不见。几年以后,我读《山羊不吃天堂草》,当看到那个女孩子挥动手中的那枝芦花,她兴高采烈地欢呼,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童年的那个下午,那满天的芦花,周围小朋友的欢呼,我的心在那一刻莫名地揪痛起来,终于明白,那时我居然那么轻易地就挥霍掉我一直寻寻觅觅的美。

蒹葭,多门清脆铿锵的名字,读出来,口颊留香。它穿越千年的风霜,从《诗经》中走出来,依然鲜活动人。那黄褐色的杆,柔白的花,形成了鲜活的对比,带着强烈痛苦的诗意。它既有着南国的柔美忧伤,也带着北国的坚韧悲怆,在中华深厚的文化底蕴中,留下辉煌的一页,那是历史沉淀的美,我一直寻找的风景。而我,却是在那么久以后才明白。而同年那条潺潺流淌的小河,也已再岁月的风蚀下枯干龟裂。昔日的伙伴长大了,感情却日益疏远,那一束在风中舞动的芦花,那漫天飞舞的绒毛,却在我的记忆中愈加鲜活疼痛。原来很多事情,都是我一厢情愿地不肯释怀,而岁月却不因此而停,好让我缅怀一下自己的少年时光,还轻易地错过了多少风景,放弃了生命中的多少美丽。那初见芦苇的黄昏,到头来只剩下一片红色的苍茫大地,以及一个转身而去的背影。

原来年少时很容易错过和失去的。只是在回头时,才发现抓不住的那在风中飞舞的蒹葭。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张攀书法作品(一) 下一篇文典杯一等奖(1):七日·两生花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