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原创地带
resd02
 
文典杯一等奖(1):七日·两生花
[录入者:唐文君 2010-03-29 16:32:29 来源: 作者:08汉语言 钱媛媛 【 】 浏览:5309次]

七日·两生花

     听说,我的叛逆期只有七日。

第一日  出逃

我有时候会觉得无所适从,对身边的人和事。比如说现在,我不想和任何人交谈,不想面对工作,不想处理很多有时限的问题。这种无所适从,其实是一种厌倦。人总是会对拥有了太长时间的东西厌倦,但又不愿意轻易改变。又比如说我现在就想改变一下生活方式,但只是暂时的、非永久的改变。因为我想要的生活在现实中不被允许。

最好的方式是旅行。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很不错的摆脱现实困境的方法,既可以暂时远离当前的生活,又不用做永久性的改变。

然而,不是旅行,是流浪。不是流浪,是躲藏。不是躲藏,是出逃。

出逃,是对自己的一种逃遁。

我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处理一些很繁杂的稿件,有时会失去耐心,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继续。之所以会想出去走走是因为我不愿意在工作之外的时间还工作,尤其是临时安排的任务。所以我招呼也没打,就收拾东西走人了,手机关机,邮件不回。后果是我不会被开,但是会交份检讨外加增大工作量。管他的,不就是节假日不休息吗,不就是少点money吗?我不在乎。于是我就逃了。我给自己定了七天的假期,跟过黄金周似的。

Ara说我是典型的双子座,性格变化跟变天似的,一会一个样。我从不否认这一点,其实不止双子座,任何人都要面对两个自己,一个是人群中自己,一个是独自一人的自己。所谓内省。

最后决定坐火车,飞机那玩意太玄乎,眼还没闭紧,就到地儿了。火车则不然,很慢很平稳。在火车上会遇到很多很有意思的人,学生、农民、暴发户或是和我一样的出逃者,他们会随意交谈,都是很亲切的人。这是学生时代坐火车时的印象,几个小时的车程非但不无聊,反而会和这些萍水相逢的人相处得很愉快,下车时竟会有几分不舍。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时的激情了,早已失去和人交往的兴趣。

矿泉水、MP3、书、睡眠,就足够我打发几十个小时的车程。

挤上车,找了位置坐下来,一开始车厢太混乱,没法看书听音乐。车开了半个小时,车厢里才各就各位,旁座的人已经开始熟络,唯独我保持缄默。听着音乐,翻开博尔赫斯的散文,没看几页,就开始打瞌睡。

忽然,车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我从睡眠里惊醒,是中途到站。我微眯着眼,看过道上来来去去的人。一抹艳红从我眼前掠过,我呆滞了三秒,那是一张与我极其相似的脸,只是化了妆,很浓的妆。浓妆让那女子的脸有些失真,但她的五官和我很相似。我是独生女,而且可以确定,我以前绝对没见过她,如果见过,肯定不会忘记。

但我只是微微错愕,想必这世上长相相似的人也是有的。所以我依然不动声色。

我不知道她看见我没有,因为她走得很快。

第二日  丽江

次日,我抵达云南丽江。丽江是我少年时的梦想,未曾料想到现在才有机会来。

我不是跟团旅行,一个人说方便也方便,说麻烦也麻烦。方便的是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和住处,麻烦的是我不认识路。好在丽江古城是出名的景点,当地人都很热情好客。稍微问了下路,找了一间家庭客栈,是很古朴的土木建筑,四合五天井,典型的纳西族民居,但又很现代的装了些五颜六色的灯,却也不觉得突兀,有一种古典与现代结合的时空感。我住在三楼,入夜后,小城被各种灯打扮着,依然热闹。这种热闹不同于大城市的喧哗,灯光也不似霓虹一般有纸醉金迷的气息。小城的灯以黄色为主,略微几点红色绿色点缀其间,那些是酒吧的招牌。所以小城热闹,却也静谧。

我靠在三楼的围栏上,半眯着眼,看小城夜景。不远处的玉龙雪山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微微泛着蓝光,像蒙着面纱的圣女,宗教一般不可亵渎。近一点是一条贯穿小城的河水,有年轻的少男少女在河面放河灯,气氛很好。

这一日我哪也没去,可能是旅途累了,站在走廊上一直看到小城的灯渐渐暗淡,直至熄灭,最后只剩客栈外的红灯笼,在晚风中轻轻晃荡。云南昼夜温差大,丽江稍微好一点,但毕竟入秋,我看夜景看得入神,先前没觉得冷,这会一阵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哆嗦。正要转身进房间,老板娘就端了盆热水过来,笑吟吟地说,

“入夜这儿就冷了,用热水洗洗脚再睡会舒服点。”不是很准的普通话,却让人觉得很温暖,我笑着道谢。老板娘又说,

“小姐长得真好看呢,文文静静的,怎么今天都没到处走走?”

我知道前面那句是客套话,也没在意,就说,

“哦,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再到处逛逛。”

“哎呀,别说你跟长得和小紫还真有点像,别人说了我还不信呢!就是那丫头太妖气,没小姐这样文气的。”

“哦?是吗?”虽然故作镇定,我还是诧异了一下,不会是在火车上看到的那个女子吧?原来这老板娘打水来也是有目的的,顿时刚才的好感减半。我向来不喜欢这样爱管闲事、凑热闹的人。尤其是女子,需要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沉静与淡然。

“她常在酒吧驻唱,你可以看看去。就在路口那家Summer Snow。”

第三日 Summer Snow

一层的木头楼房,小而精致。镂空门,两旁挂着红灯笼,衬得正中的招牌更加显眼,黄色灯管拼起斜体的“Summer Snow”,很漂亮。我推门进去,人很多,几乎满座。灯光昏暗,空气里有混杂着的烟酒气息,很淡。多数人围坐在吧台处,也有的三五一桌,或喝酒,或谈笑。但这一切都不显的嘈杂,反而让我觉得安全和平静。向来身处人群就会觉得紧张的我,这一刻却有回归故里的感觉。

忽然瞬间安静,我站在离门不远的角落里,虽然突兀却并不让我觉得无所适从。我看着前方的小舞台中央一个穿着紫色吊带裙的女孩子,抱着木吉他,开始低声吟唱。木吉他的弦声松脆,女孩的声音很轻很浅,听不清楚歌词,仿佛哄人入睡。也或许那本就是一首无语的呢喃。她有一张和我相似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这次我不再诧异。但我不能确定她是否就是我在火车上见到的那名女子。火车上的女子红衣艳丽,脸上涂抹厚厚脂粉。而台上的女子只是花了淡妆,但依旧妖冶,这种妖冶来自她的眼神。老板娘说的没错,她真的和我很像,但只是五官。她不仅是比我妖气,而且还比我要年轻。火车上见到她时,虽然浓妆艳抹,但脸上的神采却是幼稚的,今天再看,不过十八九岁。我轻轻的笑,突然觉得她有那么几分可爱。却没有想要认识她的欲望,即使她与我长得如此相似。

她不知何时唱完的,没有掌声,没有唏嘘,大家安安静静地听她唱完就继续先前的交谈。Summwe Snow 里一直是这种冷冷淡淡却给人一种奇异温暖感的氛围,可能因为开空调的原因吧。我猜想此刻屋外必定大风。

女孩走到吧台,老板给了她一杯冰水。我才注意到那个老板,很年轻,也不过二十一二的样子,笑容温暖,我突然觉得似曾相识。想不到我都是已为人母的人了,还会有这种少女情结,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女孩指间夹起一根烟,头微微仰起,缓慢的吐出一个一个烟圈。眼神有些浑浊,但更多的是迷茫。她有一种寂寞的味道,我想。然后我联想到了自己,收住笑容,走了出去。

门外,果然刮起了瑟瑟的风!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典杯一等奖(2):风舞蒹葭 下一篇文典杯二等奖(3):江南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