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新闻在线 -> 深度点击
resd02
 
涅槃与无奈——汶川四周年特辑

    2008512142804秒,汶川。一个令人铭记的日子,灰色的天空下,是废墟,与鲜血。山河哀恸,举国同悲,是信念和温暖帮助灾区人民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那么,在汶川地震过去四年之后,汶川,这个曾经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的城市,现在,又是一副什么模样?

 

交通:蜀道不再难上青天

 

    四川省副省长魏宏在国新办四川灾后恢复重建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汶川特大地震以来,四川通过统筹推进灾后恢复重建与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经济大发展”,取得了“交通大突破”,并狠抓了“结构大调整”。

 

    事实上,四川 “交通大突破”及“结构大调整”的成果,对推进四川工业化及城镇化具有重要意义,并为四川地震灾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积蓄了能量。

 

    四川的“北大门”广元市2008年前只有一条高速,交通的不便制约了广元的发展,目前,广元境内已经初步形成了由五条高速公路、两条铁路、五条国省公路、一条水路、一个支线机场为主的交通网络。以罗家沟立交桥为原点,经高速,向北到西安,向西到兰州,约需要4小时,向南到成都,向东到重庆,大约需要2小时。交通的便利,已成为广元市招商引资、企业发展的资本。

 

    由北京援建什邡市的“北京大道”更被誉为“什邡通向外界的生命线”,这条路把什邡师古、湔氐、洛水、八角、蓥华、红白6个重灾镇与外界连接起来,过去什邡市民想从什邡市到成都,要从德阳绕道,花两个小时。现在经过北京大道,到成都只要30多分钟。便捷交通为什邡未来的大发展带了可能。

 

    在灾后重建工作中,为了进一步增强灾区造血功能,对口援建省市逐渐变为对口合作方,在18个对口援建省市的帮助下,震后四年一大批重点园区、重点产业和产业集群正在灾区崛起,例如浙江援建广元的川浙合作产业园,广东援建的“广东-汶川工业园”, 浙江援建青川的“飞地”工业园区,北京援建什邡的“京什产业合作园”,辽宁省援建绵阳安县的“华晨汽车工业园”…… 四川省正加速培养一大批万亿产业带和千亿产业园,加快发展电子信息、汽车制造、油气化工、新能源等特色优势产业, 经过“结构大调整” 的四川地震灾区发展前景可期。

 

    2011年四川6个重灾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是震前2007年的1.95倍、2.39倍、1.7倍和1.75倍,灾区基本生活条件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已全面超过灾前水平。

 

工业:新北川,工业发展格局已基本形成

 

    拖着残疾的双腿,北川丰煜食品公司董事长单煜芝穿梭于生产车间。四年间,这位年过半百的山东汉子完成了从“援建者”到“新北川人”的角色转变,把当地的山珍特产请出了“深闺”。

 

 

    “大灾过后,百废待兴。尤其是对原本就基础薄弱、又遭受灭顶之灾的北川工业,更是如同白手起家。”绵阳市副市长经大忠说,北川-山东工业园是绵阳灾区变“对口援建”为“对口合作”、变“输血”为“造血”的标志和试验田,首批签约入驻的33家企业就是最先发力的“造血细胞”。

 

    在2009年圆满完成援建任务后,单煜芝卖掉自己在山东淄博的企业,举家迁移。投资9000余万元人民币成立的北川丰煜食品公司成为首批入驻工业园的山东企业之一。

 

    2010年初,丰煜公司向北川农民免费发放价值600多万元的魔芋良种、农药、肥料,建立了2万多亩魔芋种植基地和5000多亩猕猴桃基地。同年6月,随着年产1000吨的魔芋深加工生产线建成投产,魔芋精粉、魔芋胶、魔芋挂面、魔芋素食等系列产品相继面世,投放国内市场,并出口日本,使种植户每亩收益由原来的6000余元增加到上万元。

 

    而这,只是灾区重建的冰山一角而已。

 

    伴随工业振兴,部分地震灾区建起了更大规模的工业园区,发展起更大的产业集群。绵阳市安县是“5.12”地震位列第七的极重灾县。目前安县把工业强县作为“一号战略”,加快发展新型工业化,大力实施工业4个百亿工程,着力打造汽车及零部件、精细化工、医药食品三个百亿产业,全县工业实现了再生性跨越。

 

    地震灾区的新建园区、经济开发区等在招商选资方面,瞄准高端,向着主导产业聚集化、传统产业高端化方向发展。都江堰市在2008年的地震中工业经济全部受损,经济开发区企业全部停产,工业集中发展区建设成效几近覆灭。地震后,引进了深圳佰瑞兴、肯百特电子的等一批高端电子信息企业入驻,软件和信息技术、健康食品、现代中药、精密机械加工等主导特色产业轮廓凸显、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发展。广元市川浙合作产业园引进的能士智能港、元泰达沫铝厂等企业,也是新能源、新材料领域的高科技企业。

 

    走低碳发展之路,成为四川灾后工业振兴的一大特色。如广元市旺苍县的气煤循环经济工业园,依靠延伸产业链,攀成钢焦化项目走出了一条低碳发展路。针对公司炼焦产生的焦炉煤气,为开发利用大量富余煤气,实现循环经济发展,旺苍合众化工甲醇项目被引进,为对煤焦油进行深加工,实现炼焦附属产品的综合利用,天森化工企业被引进。

 

    “集中发展特色和优势产业,以工业化带动城镇化,用发展产业带动就业。这是园区建设带给北川灾区的启迪。”中共绵阳市委书记吴靖平说,通过推动工业向园区集中、工业园区向城镇集中,打造产业发展的新高地,绵阳灾区“一县一园区”的发展格局已基本形成。

 

人心:灾区重建,只有物质还远远不够

 

    震后,大批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援助志愿者来到灾区,但大部分人匆匆离开,抽走受助者刚燃起的希望,带去二次伤害。心理援助一度令人望而生畏,甚至被妖魔化为一句口号“防火、防盗、防心理咨询师”。

 

    4年后,受灾群众的累累心伤是否已痊愈?还有志愿者在坚守吗?

 

    在北川仅存的志愿者组织——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北川工作站,28岁的负责人方若蛟说:“我们需要做的太多;能做的却太少!愿意一起来做的人,也太少。以我绵薄之力,让人们多露出几个微笑,便很满足。”

 

    幸存的学生,上课无心听讲,缺少学习动力,频频辍学。有些孩子听课时会抓紧课桌腿,稍有异响,便打算推桌逃跑。老师不忍心批评一句,教室一再失控,再加上众多同事遇难,工作量激增,教学质量受影响,他们疲惫不堪。

 

    “我不隐瞒身份,也不主动询问痛苦往事,先尝试建立良好的朋友关系,然后了解他的内心愿望,自愿敞开心扉。”方若蛟轻声说,“我们终究没有亲历灾难,无法真正体会他们的切肤之痛,至少可以去倾听,去陪伴。”

 

    4年来,心与心的交流,让不少人慢慢走出悲痛。然而,时间并不总能治愈创伤。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调查表明,北川90%的家庭两代以内直系血亲有人遇难,30%的家庭整个家族遇难人数达两位数。震后产生的心理问题会影响一代甚至几代人。

 

    方若蛟在走访中发现,孤老、孤儿、孤残人员,失去孩子又无法再生育的父母,教师,政府官员,都属于高危群体,最需心理援助

 

    然而,震后建立的7个工作站如今只剩下1

 

    因资金等问题,其他站点陆续关停。20104月,江苏远东慈善基金会分3年捐助180万元,助北川站起死回生。明年420日,三年之约将到期。“如果没有后续资金,这个站也只能关闭,远程监控高危人群,无法采取干预措施。”

 

    4年间,北川站留下了2000多名志愿者的足迹。如潮来潮去,时间短的,不足一周。方若蛟分析,有些人一时冲动,很快被艰苦环境吓跑;有的上有老下有小,无奈离开;还有一些,真心想帮灾区,但空有理论知识,缺乏实际经验。曾有志愿者拿一张心理咨询师证书,去安慰受灾者,听了几句哭诉,自己便失声痛哭起来。

 

    包括方若蛟在内,目前站内常驻5名志愿者全部单身,不满30岁,有心理学学科背景,无一专职,每月生活补贴不足2000元。热闹时,曾同时常驻10多人,其中一些学生陆续面临毕业。“去高校再招人,地震过去越久越难招,热情都冷了。”

 

    转眼间,4年便过去了。曾经完全沦为一片废墟的灾区,如今,也有了新的气象。但是,尽管有了很多、很大的成绩,巨大的创伤依然有着方方面面需要我们取治愈。但我们总相信,汶川,会走的更远。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你不知道的辛苦—— 记第七届网友.. 下一篇安大轮协和小亮有个约定
 
 
Copyright © 2001-2012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共青团安徽大学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