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化动态
resd02
 
深度与思考----30交通变迁
[录入者:程逸峙 2008-12-04 18:34:05 来源: 作者: 【 】 浏览:4996次]

 

 

                   

中国的交通变迁,很难用一个词语、一句话来概括。即使在首都北京,放眼望去,你还可以看到人们依然骑着自行车铃铛而过,虽然不再是凤凰、永久这些30年前的流行货;在任何一个农村,你都可以看到最古老的牛车、马车,同时也有几辆名牌轿车一路疾驰。
     在山区人民翻越一座大山的时间里,北京的某个老板也许已经飞到了上海、纽约;在民工们挤在火车里盼望回家见到妻儿老小的时候,深圳和香港之间的旅客也在排队过关。
    这就是中国,辽阔的领土上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也有难以改变的东西。回顾30年,我们能在各种交通工具的变化上看到时代的进步,也可以看到国人的财富观和生活观中某些未曾改变的信仰。
    行者无疆。中国的触角在向世界延伸,普通人的生活却始终朝向自我,实实在在的幸福,才是时代变迁中最坚固的堡垒。

曾经:交通基本靠走

           交通及其工具告别基本靠“走”的那些年

   交通往往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社会发展的程度。

   30年前的中国农村,交通是真的基本靠走的阶段。如果去哪里首要的是计划好路程,有多远,是咋样的路,天气好不好,一天步行加上办事的时间,是否可以往返,这是必需考虑的。河北农村平原和山地互相交错的地貌是我的家乡。假如去趟30里外的县城,去趟60里外的省城,这双腿发挥着很大作用。那是一个可以发挥和开发人类潜力的年代,人一天真的可以徒步走很远。印记中,总有当时称为不太守“规矩”出去发财的人,穿着千层底,背上干粮和水,天天奔走在乡间和城镇之间。

   八十年代,我第一次偷偷的去“摸”而不是骑邻居的加重自行车时,是多么的庆幸。那种感觉至今尚存。随后两年我家终于有了一辆不知道几手的加重有大梁的自行车。虽然那时父亲出去干活用的。但是每逢父母不注意的时候,我总会把它推出去学着去骑。记忆中不知被车子砸了多少次,也就是摔了多少个跟头,但是心情永远是快乐的。而后一群儿时的伙伴就在旧学校操场,在麦场,在田间开始了我们特有的那个年代的赛车。话说赛车,有好多为此而胳膊骨折的小伙伴。当时如果在街上看到一个孩子胳膊挂着绷带的肯定就是骑车摔倒所致。

 

   从自行车开始了逐渐家里都开始有了拖拉机,交通工具开始用上了“烧油”的家伙。部分人家也开始用了起初的嘉玲摩托车和幸福250摩托车。如果当时你要学会开拖拉机,你会驾驶摩托车,那一定是一件十分“拉风”的事情。值得向所有人炫耀!这是我国的交通基本设施市级公路、县级公路已经通了几年,但是乡级公路还是相对不是太好走,路窄路难走依然存在,等到下雨下雪天,乡间路更是难走至极。

   90年代到2000年中国交通设施建设逐步加快,道路开始修建和维护,这时路两边十几米高的钻天杨被锯除。好像当时环保没有太多考虑似的,然后把路进行了改造拓宽。那个年代“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叫的十分响亮。就这样我们的路、我们的交通一年比一年方便,去县城除了自己可以选择骑车去,而且还可以搭车还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到达这个地方。农民对外的扩充性大大加强,各个地方的交流明显增强。婚嫁也开始,从最初的三里五乡,一度扩展到远嫁到其他地方。(稍后笔者将对中国农村特有的婚礼三十年进行剖析和探讨)。

   在改革开放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农村交通状况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高速公路、铁路网络、国道、省道、市道、县道的年年建成通车令我们的社会变得如此便捷。在党中央、国务院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召下,农村开始实施村村通工程。2008年根据不完全统计,北方行政村已经基本实现村村通公路工程。普通的农村有了硬化的柏油或者水泥马路,村容村貌发生了质的变化。农民再也不用为路难走运不出水果而发愁,也不必为因为交通的问题而影响生产生活。

   如今的冀中农民无论去县城还是省城,无论坐飞机还是坐火车,都能切实体会的交通的30年变革!

30年:三大件变了,财富本位没变

              往事琐记:三大件之自行车

    六、七十年代的三大件,指的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当时这是一个普通家庭所追求的目标。如果一个年轻人在结婚成立家庭时就拥有了这三大件,那肯定是有良好的家庭后盾。一个未婚青年,能带着上海手表,骑着永久自行车,也是挺牛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相对象的时候,常看你是骑什么车来的,带没有带手表。有时,为了表示一下派头,只好借自行车、手表显示一下,快刀斩乱麻地谈情说爱,到生米做成熟饭时,再还给人家,闹出了许多家庭矛盾,或者埋下了祸根。但没办法,物品缺,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家里穷,那就更难办了。

    家里早有了自行车,文化大革命前就有了。永久牌的,花了二百多元买的。那是经济困难时期刚过去,父母都涨了工资。由于父亲上班较远,有十多里路,就决心买了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成为家里的第一件大件。老父亲待它像宝贝一般,车架用塑料条带缠绕的十分严密,最少一个星期要擦拭一次,碰到下雨、下雪天时都舍不得骑,就是骑了,也要接着擦拭出来,保证自行车的干干净净。这辆自行车陪伴老父亲风风雨雨三十多年,至到老父亲94年去世,才将它处理掉。

    我学自行车很晚,两个弟弟都会了,咱还不会,关键是不会遛,遛了几次,摔倒了,即磕了自行车,又伤了自己。最后,好歹是靠先踩着四、五十公分高的石头或架子,直接上去骑,才学会了骑自行车,那时已经是上高中了。

    1979年上电大,老父亲托人给我买了一辆大金鹿自行车,花了一百五十八元。可好景不长,电大还没有毕业,因为晚上到同学处打扑克,结果让人给偷走了,真是气死人。没有办法,只好步行上学,走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虽然路并不算远,但那时正好二十来岁,爱面子,感到步行总不如骑车带劲。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1/6/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化快讯 下一篇文化快讯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