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化动态
resd02
 
深度与思考--再看邓丽君
[录入者:程逸峙 2008-11-20 19:43:4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128次]

 

     导语:在台北县的金宝山墓园里,安葬邓丽君的筠园日日轻歌缭绕。每年从世界各地来祭拜的华人络绎不绝,当他们纷纷追忆起那个年代,激情岁月与隔海乡愁,就如倒带的黑白片子,浸透着邓丽君的歌声氤氲。
     在陈可辛的电影《甜蜜蜜》里,“有中国人的地方,就能听到邓丽君的歌声”。外媒也曾经评价:“邓丽君使海峡两岸在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即做到了文化上的一统。”而事实上,邓丽君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标志,一个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记,一个全球华人世界的情感共鸣,一个跨越时空的共同体。
     那些喇叭裤、衬衣大翻领以及无线电波中的歌声轻柔的画面,可能永远消失在中国的影像地图上。但是在首批大陆客踏上台湾土地之时,在两岸三地华人将联袂出席奥运赛场之际,所有的回忆,都经由一句“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重新回到那个年代所有华人的脑海中。

    大陆首发团游客多有台湾情结 有人想看邓丽君墓

    和巫健志一样对台北101大厦感兴趣的还有70岁的周沛林,因为他退休前就从事市政工程设计。“港澳我经常去,一直想去台湾看看。台湾的气候跟广州接近,语言相通,文化相近,这次旅行我感觉很轻松。”他说,除了101大厦,他们最想看的还有邓丽君的墓园

    筠园探访:70坪墓地只花一元钱

    有意思的是,邓丽君去世后,精明的墓园老板争相邀请将邓丽君的墓地建在自己的墓园,并提供了许多设计方案。在邓丽君择地安葬之前,她的亲人和好友跑了几个墓地,最后选择了金宝山。这块70坪墓地的取得,只花了新台币一元钱。
    据管理人员许先生介绍,邓丽君的这块墓地在几年前价值几百万,现在已上升为几千万元。邓丽君的名气为这块墓园带来了无限的资产和商机。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来到邓丽君的墓地参观和献花,怀念这个誉满华人世界的情歌歌手

   网友:想带妈妈去台湾筠园

    马上大陆游客就可以踏上“神秘”的台湾岛旅游了,我突然有种冲动,想带妈妈去台湾看看,不为别的,就只带我妈妈看看筠园就好。
    我妈妈是邓丽君小姐的忠实歌迷,家里邓小姐的唱片不下40张,几乎所有所出的有关邓小姐的书,我妈妈全有,每当妈妈看邓小姐的碟片看到她葬礼的画面时,总会湿了眼眶,对我说:“如果有机会去拜祭她,去筠园看看,那该有多好


    邓丽君:在台岛和大陆同时拥两块墓茔的文化名流

    丽君在上海的墓茔安置在沪上西郊青浦区的福寿园,她还有一个特别诗意的学名人间后花园。这里掩葬着众多天下知名的学人,艺者,巧匠,大师,比如章士钊,蔡元培,阮玲玉,周璇,上官云珠,程之等等,还有更多,更多的普普通通的平常凡人。福寿园人间后花园是分为南北两块区域的。邓丽君衣冠冢墓园设于南向。

关于邓丽君的十个关键词 ---凤凰周刊

      小邓/永远的情人

    海外华语圈中习惯将邓丽君称为小邓,以区别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之“老邓”。小邓少女时代即已出道,以一副甜美歌喉和清纯形象征服歌迷。跟今天的靓女比,小邓绝不是靠性感艳美打动人,她的魅力就在于能为男女老少所喜欢,而且时间越久就越发显出其不可替代性,所以歌迷称她为“永远的情人”。至于她本身有没有情人,实际上并不重要,虽有媒体报道她与法籍男士的秘密恋情,甚至连成龙在回忆录中都要添上一笔以作味精。在一个出产绯闻的行业里闯荡二十多年而又很少被狗仔队捞到什么,这已经非常罕见。

    靡靡之音

    孔夫子时代就有礼崩乐坏之说,可见音乐既可以像国歌那样成为一个国家的兴奋剂和象征,也可以是个人情感的一杯咖啡。很显然,靡靡之音是针对进行曲而言的,在直感上是那种软绵绵的东西,适合在被窝里听(也符合那时的环境和条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不过据说也有睡不着的。而不像有的进行曲,听着听着就要爬起来去游行去聆听“最高指示”。小邓的演唱风格,特别是到了后期,舒缓抒情、行云流水,这就容易跟靡靡之音划等号了。后来在大陆也有了“靡靡之音”的传人,那就是用“气声”唱《乡恋》的李谷一,一时也遭封杀。其实在特定的年代里,我们对靡靡之音的认识完全可以理解的——你不“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却要“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凄怆”,这肯定说不过去,好比全国人民都在致哀时,你还想去舞厅嘭嚓嚓。

    靡靡之音的另一义,也要考虑到当时录音机和录音带的条件,那种翻了多少盘多少遍的带子,最后听起来声音非常单薄了,如听未经处理过的周璇的歌,就伴着沙沙沙的声音。

    气声/气喘病

    有人分析小邓演唱的秘笈是用“气声”,且你搞不清她是什么时候偷偷换气的,且相声演员的调侃,就是上气不接下气中间又要偷偷换气。后来人们想到小邓死于“气喘病”,就又很自然地想到了“气声”。关于“气声”唱法的是是非非,笔者记起当时有一音乐权威,在私下里大为褒扬小邓和李谷一,我们便请她到学校来做讲座,结果在讲座时义愤填膺地鞭挞小邓和小李,可想而知,学生都退场了,这就是两面派的尴尬而并非“气声”的尴尬。

    甜蜜蜜

    先有电影插曲,已记不起什么电影,然后才有相隔20年后的《甜蜜蜜》的电影,才有黎明和张曼玉的深情演绎,这一切的灵感都来自那么一首曲调简单的歌,但你反复吟唱还真有那么一点甜蜜蜜的感觉。电影中的主人公来自大陆,不能说就是冲着“甜蜜蜜”去香港淘金的,但在生存艰难的困境里,仍能那么无心无事地哼着甜蜜蜜,显然这是一种精神的麻醉剂——我觉得这并非贬意。后来到世纪末,又有解晓东和范晓萱“金童玉女”另类演绎,重新编配后乍一听是新鲜的,但不耐听。凡耐听的东西,都是简单易唱的如我们的民歌。

    小城故事

    是同名电影的插曲,讲一动人的爱情故事,是台湾王牌导演李行及钟镇涛、林凤娇的代表作。不过看过电影和听过此歌的比例,大概总在一比一万,这也正是音乐的魅力所在。今天在海峡两岸都已开放的背景里,“小城故事”可以看作是一张旅游牌,是一首旅游风光歌曲。“看似一幅画/听似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已包括/谈的谈说的说/小城来做客……”这里面虽然没有多少个性的东西,但共性全在了,你能想到小桥流水民俗民居或者还有传统手艺人或绝色佳人等,从这一点上说,小城是最有故事的,而且会有惊世骇俗的故事,但是所有的故事又都会过去,留下的永远只是优美的旋律和质朴的诗意。在小邓演唱的歌曲中,此类歌数量颇多,如《小村之恋》也是其代表作。

    红颜薄命

    这个词在春天里虽然有点发霉,但是当春天也短得像一首流行歌曲时,这个词在许多女艺人身上又复活了。6年前的那个春天,对很多人来说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但就在5月8日(在中国人看来还颇为吉利的一个日子),这样一绝代的歌者就这样谢世了,而且是以“气喘病”的名义,这个听起来多少跟春天与花粉有关的病,最后竟然把一个春天打倒在地。何为“薄命”?一些朋友的解释是,因为她的生命已经提前透支和享受了,即荣华富贵和鲜花掌声都已经领教过了,即使提前走掉,也是值得的。但笔者不这样看,笔者觉得小邓作为一个艺人并未享尽人生的幸福,并且还有不少遗憾——如未能回老家看看,未能在世界上拥有最多听众的中国大陆开演唱会,虽然唱遍天下的情歌,但自己的爱情生活还是讳莫如深,如此红颜,仍是薄命,命兮运兮?

    月亮代表我的心

    应该已经有无数歌者唱过这首歌,但这月亮仍是小邓的月亮,奇怪的是,此歌仅一名“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到月亮,其余都跟月亮无涉,但当爱的真假、爱的深与浅、爱的变与不变等说到无处可说时,月亮代表我的心这一句就尽在不言中了。张国荣、罗大佑,将它都当作煽情的告别曲目来唱的,只要前奏一响,掌声就响起来,荧光棒和打火机就舞成一片,现场的气氛也能到达沸点,这个时候观众其实已经不在乎谁唱的,而在乎——你问我爱你有多深?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所有细节都落实在“轻轻的一个吻”上,这是所有正在恋爱或恋爱过的人都会回忆和想象的,这就是亘古不变的月亮。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2/1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化快讯 下一篇文化快讯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