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化动态
resd02
 
“辱母杀人案”:司法的信任危机
[录入者:网络媒体部 2017-03-27 09:34:13 来源: 作者:王冰鑫 【 】 浏览:593次]

    《南方周末》的一则标题为《刺死辱母者》的推送和地方法院的判决在民间炸开了锅。
    事情是这样的:2016年4月14日,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近4个月后,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催债人用极端手段侮辱被告人的母亲。有人报警,民警来到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摸出了一把刀……4个催债人被刺中,其中一人失血过多死亡。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情急之中,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论舆论之源

严歌苓曾说过:“诱发人劣根性的人便是全部人的公敌。”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社会人的心理便是再好不过了。在这个充满了隐形硝烟的时代,只要牵涉到情与法,便必能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一阵轰动。《南方周末》的报道并不全面也并不公正。撇开其发表时间的偶然性不谈,《南方周末》这篇报道的内容就有一些舆论指向性。在描述“民警随即离开”后,他们的记者并没有进一步解释民警其实是去到院里进一步了解情况,而在此时,被告人于欢欲离开接待室被制止,与4名讨债者发生冲突,后持刀捅人,民警闻讯后返回接待室,令于欢交出尖刀,将其控制。根据这句话,很多民众又得出结论:这又是一起警察不作为导致的悲剧。你是想让读者产生何种误解,你是想要引起何种舆论?

论司法审判

    地方法院对忍无可忍的杀人者判了无期。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庭审中的争议点在于,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以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为何不能认为是正当防卫?法院的解释是,虽然当时于欢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与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威胁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试问,精神安全与人身安全难道不是同等重要吗?人身的维持难道不需要精神支柱吗?我国是一个精神文明较为发达的国家,且刑法规定精神病人在发病期间不负刑事责任。很多事件在解决过程中都少不了精神损失费的赔偿。既然我国在立法方面已经注意到了精神安全的重要性,为什么不能及时更加完善立法与执法,从更多方面来保护我国公民的精神安全呢?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已经不足以成为评判一个国家是否国泰民安的标准了,精神文明的建设才是国之所缺,国之所需。当广大民众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却还是舆论不断,这时,已经不是民众或媒体的问题了,这时,国家该做出点行动了,为了民心所向,为了新生代对国家的印象,为了民众对司法的信任,为了社会的稳定。
   
    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 



 





 

责任编辑:孔寒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跪久了,偶尔伸伸腿的感觉真好 下一篇抵制“乐天” 全民在行动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