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浮世光影
resd02
 
“他还唱着那段郎骑竹马来的戏”
[录入者:网络媒体部 2017-04-24 19:12:56 来源: 作者:王冰鑫 【 】 浏览:504次]

        霸王别姬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楼,段小楼和程蝶衣也成就了霸王别姬,而最后,虞姬真的成了虞姬而这霸王最终也成了霸王。
        这出戏在一九二四年深冬开场,京城闹态,一妓女抱着一男童在寒风中穿梭到戏园子里,妓女把孩童给了戏园子,从此,学徒小豆子变成了他的新身份。当到戏园子里时,日子每天都很苦,又因为母亲妓女的形象遭到大家的鄙夷和嘲笑,小豆子很痛苦,变将母亲留下的最后一个物件,一件裘袄扔去了火中,与母亲恩断义绝。
        这时,小石头出现了,对小豆子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顾,而且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小豆子,于是,失去了母亲的小豆子变将对母亲的爱都转移到了师兄身上,那是一种深深的依赖!戏班里心酸的生活磨练着他们,成长中,缺乏父性角色引领的小豆子从孩童到男子未形成好的过渡,他拼命为真正身份而挣扎,无人理解。当小石头用烟杆子捣出满嘴鲜血时,他还是为了师哥的骐骥而屈服,吟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自此,跳入戏中,彻底化为女性。
        时光飞逝,师兄二人成了城中最闪亮的角儿,曾经的小豆子已是身带琉璃冠冕,面抹粉红云的程蝶衣,他倾身于霸王别姬,可哪知“如果我是霸王,那你就是我的妃子”只不过是段小楼的一句戏言罢了。而程蝶衣,从一开始就对妓女菊仙道尽了鄙夷,更不要说心爱的人被人夺了去。当程蝶衣拿着寻得的剑来到段小楼的婚礼上,却被那句“又不上台,拿剑干什么!”弄的无言以对,这一刻,他心碎了。
        如果他能用他勾一辈子的脸,唱一辈子的戏该有多好,可惜没如果。文革的开始也是导致程蝶衣生命终结的爆发点……
        段小楼在死亡威胁下挖开了程蝶衣内心深处最痛的疤,也散去了最后一丝温柔。二十二载飞逝,戏台方寸间,再次翩翩起舞,刹那间,寒光闪过,碎的一声,他终于圆了愿,了了结,永远生活在霸王的世界里。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舞台上的帷幕落下,舞台下更大的帷幕却拉开了。
 





                                                                                                                                                                                    责任编辑:孔寒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人民的名义》——达康书记 下一篇如归——观《狗咬狗》有感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