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浮世光影
resd02
 
我们不是欠他一张电影票,是欠一句谢谢

    那个日子又要来了。
    二零零三年以后,每一个四月一号。
    今年恰逢张国荣六十周年诞辰。
 
    想必媒体缅怀的热情会更汹涌。
    比如《腾讯视频》,早早就推出纪念张国荣60周年诞辰线上影展《红尘有幸应识你》。
    29部电影为你呈现多样张国荣。
    大银幕更不能例外。
    比如香港会重映《家有喜事》,韩国会重映《纵横四海》。
    而内地,我们将看到哥哥小鲜肉时期的影片——《缘份》
    坦白说——这部电影在张国荣,梅艳芳,张曼玉,三位巨星的职业生涯,都不算出挑。恐怕连前十都排不上。
    豆瓣评分7.0。
    IMDb6.2。
 
    《缘份》的经典,是在电影之外。比如——这是张国荣张曼玉梅艳芳第一次、唯一一次同镜。张国荣与邵氏的最后一次合作。(继《柠檬可乐》《杨过与小龙女》之后)梅艳芳第一次获金像奖之作(女配)。
    用今天的审美去评价《缘份》,当然老套——也不公平。故事是爱情电影永恒的三人话题——你(阿梅)爱我(哥哥),我爱她(曼玉)。而她爱不爱我,全看缘份。为考验这段缘份,Monica(张曼玉饰)面临的“艰难选择”放在今天依然应景——在“奔驰”和“单车”之间左右为难。除此,还借助了人流涌动的地铁来施展缘份游戏。
    这是构思的先进之处——当时,香港地铁通车不到五年。如何穿越拥挤的人潮,在数以十计的出入口中,找到唯一的挚爱。20年后,梁朝伟杨千嬅张震的《地下铁》,还在玩同样的把戏。
    在今天一堆被物质污染的爱情片中,《缘份》就像稚气未脱的少女。它纯净得近乎童话。爱,不讲什么心机。一见钟情,就全部写进眼睛。情窦初开,就做尽粉红色的迷梦。求爱受挫,就气急败坏。
    “你知不知道有一样东西可以形容你,就是电子游戏机。谁都可以玩,而且很快就玩完了。”
    舍不得放手,那就甘愿卑微到尘埃。
    “我都说我什么都可以改,你还要我怎么样”
    喜怒哀乐,每一缕心思不矫作,不掩饰,赤诚地裸露给你。
    遥想当年,巨星青涩时。在三位大神无数的银幕形象中,这样孩子气的他们,也相当罕见:张国荣饰演普通小白领,和我们一样苦逼。女神面前,照样只会傻傻来一句“真巧呵”。坠入情网,完全没有偶像包袱。吃起醋,伐开心。“那个人是谁?”
    当时张国荣才28岁。戏里那个初入社会、老实巴交的大男孩,不也是他戏外的投射。
    而当年的曼玉,婴儿肥还没有褪去,嫩得能掐出水。刚带着港姐亚军的光环踏入影视圈。
    这只是她的第二部银幕作品。没有王家卫的圣手点拨,演技根本无从谈起。戏里面——只会美美地瞪着一双大眼睛,涂着太粉的腮红,看不出恋爱于她来说是苦是甜。连忧愁,都蒙着一层糖果色的做作。
    相比之下,由歌坛转战影坛的梅艳芳,倒是应付自如。虽然这只是她真正意义的第一部电影(以前多是戏份寥寥的客串)。舞台经验丰富的她,鬼马起来,全身都是小动作。最出彩的,是那双活泛的大眼睛。那是阿梅童年在荔园登台表演戏曲的印记,还未洗去。
    相传,《缘份》戏外的轶事也不少。据副导演陈嘉上透露——一开始,邵氏头头方逸华,定的男主演是另一位当红明星。那时哥哥还未红。
    但陈嘉上与其他幕后主创,皆认为如果张曼玉是女主,那男主角,非张国荣莫属。后来陈嘉上等为了说服邵氏高层,在公司推着白板投票。张国荣以高于原本男主角二十倍的票数胜出。
    这才有了二张的首次合作。
    而最初,张曼玉饰演的女一号叫Dion。期间哥哥一首《Monica》大火,片方为借势,才临时决定在后期将Dion改为Monica(蒙妮卡)。
    电影拍着拍着,资金紧张。那场床戏,是在张国荣太古城的旧居拍的。记者当时还打趣他:“哗,你的房间真够罗曼蒂克,床单是粉红色的,你喜欢这种颜色?”哥哥正色解释:“是戏中的道具来的。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黑色,我曾想过将房间油成黑色,但风水先生说我忌黑,叫我千万不可。”与大多港人一样,哥哥对命理敬畏拳拳可见。
    如今看来,《缘份》更像巨星成名前的一次珍贵的留影。
    张国荣去世后,张曼玉曾在法国《电影手册》撰文怀念——记得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告诉自己:“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漂亮的一张面孔!”
    谁又知道,多年后,张国荣会对张曼玉说:“我非常渴望跟你再合作,但可能我已经不够英俊扮演你的情人。”
    我当时很震惊,我不能想像一个向来自信心十足的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他们倒数第二次见面。
    《缘份》也成就了张国荣与梅艳芳一段伟大友谊。
    请别在意那句“如果我到了四十岁还没嫁出去,你就娶我好吗”的玩笑话。私底下,他们更像兄妹。
    “阿梅很怕黑,我整天和她在一起,好像兄妹一样。有时我会订两间可以打通的房间,打开房门,便可照顾对方。”
    2002年,在阿梅的极梦幻演唱会上,他们最后一次合作的歌。就是《缘份》。
    梅艳芳是这样介绍张国荣出场——特别嘉宾张国荣!我生命中唯一的好朋友!
当时张国荣已患病,这是他最后一次上台献唱。哥哥:“在这里再送给大家一首歌,我想如果不多唱这一首,大家都不会给我们离开”
    阿梅:“当然了,怎会给他走。”
    哥哥:“OK,那就是同一首名曲吧。多谢多谢。”
    《缘份》。
    (合) 你我相隔多么远
      那年那天可相见
      那处境可会改变
    如今,因为《缘份》结缘的三人,张曼玉拿遍华语电影圈所有影后,息影。而哥哥和阿梅,先后离世。正如网友说的:“逝去了一个时代。”
    好在,还有电影。
    “欠**一张电影票”的说法,现在也已成一句人人喊打的营销口号。但也没必要就上纲上线到“情怀绑架”。
    也许这真是(少部分)粉丝的心声。就像这位荣迷说的:“我知道,电影的上映一定会有很多人诟病,说这是收割影迷情怀的,是用逝者来骗票房的。当然不同意这个说法,所谓情怀不过是自己心里对哥哥的怀念感恩……票房好了,也许会有更多的人把哥哥的电影拿来重新上映……如果票房不够好,我也感恩,我想这是我作为一个老荣迷唯一能够为哥哥做的一点事情了。”
    大多数影迷,说“欠一张电影票时”,欠的不是票钱,是想还一句谢谢。
    谢谢他们曾经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感动。





 

责任编辑:朱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爆裂鼓手 下一篇《鬼乡》——招魂归乡,逝者安息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