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首页 -> 文化艺术 -> 浮世光影
resd02
 
范冰冰演「潘金莲」,我看行

    前两天,有部电影刚出预告。
    片名很特别——《我不是潘金莲》
 
    主演范冰冰。别想歪。不艳情,也没有奸情。这是个黑色幽默。农村妇女李雪莲因为想生二胎,跟丈夫假离婚。结果等她生下孩子,丈夫却早就找了新欢,把她抛弃。
    李雪莲找前夫理论。前夫当着众人撂了一句话——
    “你结婚的那天晚上还不是处女呢!”
    “你是李雪莲吗?我咋觉得你是潘金莲呢!”
    这话一下子就在小村子里传遍了。为了名誉,李雪莲决定把前夫告上法庭。法院,县里,市里,都觉得她无理取闹。可李雪莲偏偏是个牛脾气,她就这么把状,一直告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还年年去。持续了20年。
    一个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故事。导演冯小刚。剧本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
    当初冯小刚宣布要改编时,不少人觉得这“不可能拍出来”——小说里那些对各级官员收贿受贿、巴结上级的小九九。以及李雪莲与政府冲突的“赤裸裸”的描写。拍出来,随时可能被咔嚓。
    比如这一段:
    市长蔡富邦只说把李雪莲弄走,并没说弄到哪里去;说过这话,就忙乎别的去了;但他的指示一层层传下来,从市政府到市公安局,从市公安局到区公安分局,又到市政大道东大街派出所,指示早已变了味儿,成了市长发了脾气,让把这妇女关起来。几个警察把李雪莲架走,不由分说,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把李雪莲关进了拘留所。 市长怕影响评文明城市,把影响和谐的农民关进拘留所。这么“不和谐”的事,怎么拍?
 
    这支预告最夺人眼球的,是画幅——整支预告都用圆形遮罩画面呈现。在华语片,似乎前所未见。据可靠消息称,不止是预告,整部片都将以这种圆形画面呈现。炸裂!
    有人说,这么做是迎合档期。园——圆(中秋节上映)。扯淡吧。也可以说是契合主题。园——冤。还有人认为,这是导演为了给观众提供“偷窥”主人公的窃密感。搞笑吧。整部片都在偷窥,那跟正大光明地看有何两样。直到影片摄影师罗攀(@寻找风景的人)在知乎上给出解释——主要是为了更好的表现“中国风情画”的特色。
    你看,无论构图,色彩,还是运镜方式,完全对称,以圆心为焦点、纵深、平移,都借鉴了中国画元素。再咂摸咂摸原著,你会发现。这是形式呼应内容,《我不是潘金莲》,就是一副“中国风情画”。
 
    影片对小说的还原度颇高。范冰冰演的李雪莲,原著是这么写的——大眼睛、瓜子脸、要胸有胸、要腰有腰。小说里,李雪莲告前夫,告法院院长,还当街拦住县长史为民的车。看,敏感还在。
    是不是让你们想起另一个人——秋菊。
秋菊挺着大肚子,跟妹妹来到县城,告踢伤丈夫下体的村长。秋菊跟李雪莲,确实是同一类人。在熟人社会为主的乡村里,打掉了牙没法往肚里咽,非得含着血吐出来的倔强反叛者。
    但《我不是潘金莲》又不是《秋菊打官司》。相比后者悲凉,沉重的正剧风格。《潘金莲》充满了冷峭的黑色幽默。预告片出来后,冯小刚发了条微博——幽默有三种,一种是语言的幽默,一种是事情的幽默,第三种是背后道理的幽默。《我不是潘金莲》属于第三种。
    这是理解《我不是潘金莲》的钥匙。这三种幽默并不冲突,可以并存。
    第一层,语言幽默,我们在冯氏作品随处可见。
    第二种,事情的幽默。
    一个农村妇女,揣着一个讲不通的理由(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居然让了一堆高官都下台。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经过蝴蝶效应般的发酵,演变成政治事故。这是事件的荒诞幽默。
    而李雪莲在申诉途中,不断遇到各种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包括最信任的赵大头(郭涛 饰)。
    最后,她想去园子里寻死,看园人说——“大姐,你别害我,眼看这果子都熟了,你要死在这里,谁还敢买我的桃。你既然想死了,就去那边的园,那园子的主人是我的竞争对手。”
    这种不把别人的事当事,试图以别人的苦难作为自己获益资本的心态。表面讲理,其实谋利。或许,这就是背后道理的幽默。用自嘲化解愤怒,正是“冯小刚+刘震云”的绝杀。
 
    《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刘两人第四次合作。前三次分别是《一地鸡毛》、《手机》和《一九四二》。这是三组不同时代的故事——都与当时中国息息相关。
    《一地鸡毛》说的是90年代初,进机关工作的年轻人生活。电视剧一开头,就极讽刺。小林上班迟到。同事老乔一边说着:“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像话,想我们当年,早早来给领导把热水打上”。然后一边掏出毛线,开始织毛衣。
    第二次合作,是2003年的《手机》。《手机》外壳是喜剧,其实,是惊悚片。原本为便利而生的手机,成为夺命的凶器。
    冯小刚的镜头,更直观地展现了恐怖——开头和结尾各用一个卫星镜头,从外太空穿过云层,一直聚焦到地球上某处的居民楼。镜头再拉远,原来画面出自一台手机——你的手机,就是一张天罗地网。
    徐帆饰演的女友,发现严守一偷情。她坐在客厅,快要烧到手的火柴照亮了她的脸,身后的门被缓缓推开……这分明是鬼片。第三次合作,《一九四二》。冯小刚想拍这部片想了19年。
    在小说《温故1942》里,刘震云想表现的是——当一个民族发生灾难的时候,当自己面临生死的时候,他的态度是什么。一个欧洲人或美国人会追问,我为什么要死,你为什么把我饿死了?但河南人最后给世界留下的是一次幽默,他临死前,想起了老李,老李三天前就饿死了,我比他多活三天,值。
    于是在《一九四二》,我们看见——穷人瞎鹿和地主一起逃荒。瞎鹿家里有老有小,已经有10天没吃上饭。夜里,瞎鹿偷偷起来卖小女儿。地主开始装睡,直到瞎鹿老婆出来大闹,缓缓起身,说——“这出苦戏,是演给咱们看的呀。”之后拿出一碗小米给瞎鹿一家。看,生死关头,还能如此准确揣度出别人心思。说白了,每一次跟刘震云的合作,冯小刚都试图展示一副“中国风情画”。
    如果说冯小刚的语言风格继承王朔。那么,他故事的核心,其实更贴刘震云。这是两个对民族性有深刻洞察的人的合鸣。他们不讳言国人性格的痼疾,但绝不满足于口腔快感,用幽默包裹锋利,是双方共同的手段与目的。
    《第十放映室》曾对《一地鸡毛》这么评价——“至今,都还没有哪部作品能像它一样以非凡的勇气,去面对我们复杂的现实生活。”这句话,可以贯穿冯刘合作的所有作品。在《Ellemen睿士》杂志五周年特刊,《冯小刚与他的兄弟们》封面报道中。
    干行活的人都有个习惯,冯小刚不喜欢。他们总跑过来说,“导演这个办不到”、“导演那个不可能”。办不到了,不可能了,拍片就得不停将就,电影就得不停减分。在所有类型的人当中,冯小刚最瞧不上的就是这些做事不认真的人,最瞧得上的就是那些既有超强专业能力,又“不怕麻烦”的人。他跟这些人能有交情,跟这些人能做兄弟。还有他的“兄弟”刘老师说的。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只是把可能变成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呢?第一,是怕麻烦;第二,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这话冯小刚也听进去了。不仅听进去了,还摩拳擦掌,准备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这,就是眼下拍好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莲》。




 

责任编辑:朱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鬼乡》——招魂归乡,逝者安息 下一篇《疯狂动物城》是如何影射美国现..

评论


帐  号: 密码:
友情提示:管理员等注册用户可登录后以相应身份评论,游客用户可直接发表评论。
内  容:

 
 
Copyright © 2001-2010 Ad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大学“安青在线”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 电 话:0551-3861662
皖ICP备06004542号